鹿鸣之什

疯狂打脸 戏精本人

【咸蛋白】夏日、婚礼与他

咸蛋白无差别,配合刚过完情人节的手持火把状态,摸了一次开心的BE鱼。

本来应该是情人节发出来的,硬是让我拖到了开学前一天,为拖延症的自己干杯_(:зゝ∠)_

本来的想法是婚礼上的静止吻,但是情人节的时候和基友去看了爱乐之城,得到了新启发。

与张艺兴结婚的就是各位迷妹,最后的两个男孩子是条梦的中国line,弟弟赛高。

 

礼堂外的蝉声此起彼伏,吵得人心绪不宁,炎热的天气带来的烦躁感更加剧了几分,边伯贤时不时拉扯着脖子上的领带,平日里需要穿西装的场合并不多,习惯了短袖短裤的青年穿着黑西装总感觉喉咙被束缚着,难受的很。

啊,早知道就拒绝张艺兴的提议了。边伯贤扭了扭脖子,十分后悔当时被张艺兴祈求的小眼神糊住了心智,鬼迷心窍地答应了做伴郎的请求。张艺兴当时义正言辞地说,他大喜的日子就应该和好朋友一起过,让边伯贤也沾沾他的喜气,早日找到一个女朋友。边伯贤看他笑的开心,内心的苦涩和叹息丝毫没有表现出来,也跟着扯着嘴角笑了笑,打着哈哈就把话题扯到别的事情去了。

宾客络绎不绝,边伯贤和担任伴娘的女人记名字收红包忙了一阵,边伯贤在心里默默吐槽结个婚真是麻烦,请了这么多的人,不过是来还一份又一份的人情,真正为他们结婚感到幸福的估计只有新娘新郎两个人,边伯贤心里小小唾弃了因为抱有私心而无法真诚祝福张艺兴的自己,挤出了公式化的微笑继续欢迎宾客。

好不容易休息了下来,身边的伴娘又开始了试探性地询问着一些无痛无痒的问题,试图吸引到他的注意力,边伯贤看着女人因为婚礼而上好的浓妆,因为夏日、婚礼以及种种繁杂的事情而引起的烦躁更加剧了些,女人的红唇张张合合,他应付地嗯嗯啊啊,心思却不由自主地飘远了点。

“……所以你和张艺兴关系这么好呢,还真是没想到啊。”

边伯贤盯着桌布上的一个细小的线头,心思早不知道飘去了哪里。他想到他和张艺兴初见时也是这样炎热的夏天,刚分完班级的边伯贤看班级表找到了自己所属的班级,第一个与他搭话的就是张艺兴。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如此奇妙,两个人明明性格天差地别,却莫名其妙吵吵闹闹就成了最好的朋友。他们一起上了高中,入了大学,进了同一家事务所做职员。本来边伯贤以为他们两个会一辈子这样,合租房子,每年一起休个假去游山玩水,一起熬夜看球出去泡吧,对着漂亮姑娘吹吹口哨却不敢出手,年纪大了之后继续吵吵闹闹地继续这样生活下去。

可是在某一天,边伯贤听着张艺兴魂不守舍地拨着吉他,说着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姑娘。边伯贤正洗着碗,动作一滞,身后的吉他声断断续续,哀怨的很。他毫不留情地吐槽张艺兴如同古时候见到俊秀少年郎的闺怨少女,言不由衷地说着喜欢就去追,笑嘻嘻地把话题糊弄了过去。

他本以为会像从前一样,只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谁知道这回张艺兴认了真,鲜花电影烛光晚餐,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从一个夏天到了下一个夏天,边伯贤就变到了现在的伴郎位置,唾弃着当年没有向张艺兴说出那句喜欢你的懦弱的自己,思前想后最终丢了张艺兴。

回过神的时候身边的伴娘早已不见,礼堂里面吵吵嚷嚷的,喜气洋洋。婚礼早已经开始,大家簇拥着新娘新郎,靓女俊男一对璧人,正在台子上接受着祝福。

边伯贤连假笑都维持不住,给张艺兴发了条短信便直接转身离开了礼堂,夕阳正好,映得街道都是一片红澄澄的。附近的中学刚放了学,孩子们一股脑地冲出来感受放学的解放,边伯贤慢吞吞地走着,路过一家便利店走进去买了一兜子酒精制品,提着筐准备付款,他前面就是两个男孩子,一个稍矮点,笑眯眯地讲着些班级里的趣事,朝气蓬勃眉飞色舞,一个稍高点,帅气又腼腆,被另一个男孩子的笑话逗乐笑出了好看的小虎牙。边伯贤看着两个人吵吵闹闹地拿着小零食结账离开,将手里的啤酒拿给收银员匆匆忙忙地结了账出门。

如果当年自己能更勇敢点,如果当年在张艺兴说要追姑娘的时候就说出自己的喜欢,如果当年……边伯贤想着想着,眼眶开始莫名地湿润,袋子的啤酒相互撞击,他自己也知道根本不会有如果,即便是再来一遍,懦弱的他依旧会惧怕其他人的眼光,惧怕张艺兴的拒绝,惧怕着未知的一切,固执地认为就算不说破,他与张艺兴也会这样平淡的过一辈子,但却是他自己想的太多。

边伯贤提着酒慢慢地走回家,晚霞颜色更深了些,他脸上的泪慢慢流下来,前面的两个小男生吵吵闹闹,仿佛看见了当年的他与张艺兴,他缓慢地挪回了家,与酒精过完了这一天。

 

我觉得我的队友喜欢我的更新只能等我之后到学校之后再说了,不会拖太久的_(:зゝ∠)_毕竟只剩了个结尾了w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鹿鸣之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