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之什

疯狂打脸 戏精本人

【树洞】我觉得我的队友喜欢我 01

咸蛋白不分攻受

文笔烂坑品差,一定要慎重入坑

白白是蛋蛋的,蛋蛋是白白的,OOC是我的(围笑脸)

0L

今天楼主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楞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

今儿个我们排球队赢了比赛,队长S说我们最近训练挺辛苦的,正好赛季也结束了,就说请我们全队吃个饭,大家都挺开心的,就去学校附近撸了个串。

这一帮大老爷们,血气方刚的,不知道是谁提议说来几盅,大家都纷纷应和,S一边摸着他的钱包,一边痛心疾首的要了两箱啤酒和两瓶白酒。我的酒量还成,但几杯黄汤下肚,喝的有点着急,我就去厕所稍微清醒了下,神清气爽的回来之后刚坐下,就被S抱住,嘟嘟囔囔开始唠叨:B你这回二传打的真是太好了,当初我还觉得Z不上场肯定要输,没想到你真的很得他真传,之后我们球队有两个超级棒的二传手就再也没什么问题了真是太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一看S这状态就知道他肯定喝多了,正想打哈哈把他撂倒然后回去扯皮,没想到S突然特别严肃的抬头跟我说:B,虽然我不反对同性恋爱,但是我还是要说,你和Z不能因为谈恋爱而影响到比赛,我看好你们的。

我本来还说要走,瞬间我就精神了,我和Z?我俩确实是关系特别棒的好哥们,但我俩可都是笔直笔直的直男啊,S怎么就突然认为我俩在一起了,我追问S:你为什么觉得我和Z在一起了?

S开始特别憨厚的傻笑着说:我有一天训练结束的时候,刚要去更衣室换衣服,就听到更衣室里C(C是我们一个猫咪嘴的副攻手)在问Z理想型是什么样的,Z就说要得他认为长得好看的,并且能陪他逛书店陪他听讲座,能和他探讨点乐器还能一起唱歌写曲跳舞的,还能理解他的笑点还愿意陪着他一起中二的,C说那不就是B么,Z说可不是么,我还挺喜欢B的,然后两个人就开始一起狂乐,我听得都愣住了,还没来得及进去就被也是刚训练完的W(W是我们一个个特高的冷脸主攻手)给拖走了,W一脸严肃的在墙角跟我说,刚才听得可别说出去。然后我自从听到Z这段话之后就一直在关注你俩,感觉真的像在一起了,没事的,我对同性恋没什么歧视的。

我听完这话,整个人成=口=状,我和Z真的是纯洁到不能再纯洁的友谊啊!我俩平时是形影不离了点,那也是因为什么漫展啊讲座啊实在是找不到别人陪我们一起看啊!找到像Z那样合拍的朋友不容易,自然是事事一起行动。S看我脸色有点狰狞还以为我生气了,就安慰我说:没事没事,这事也就我,W,C知道,我们肯定不会说出去的!

可是这都不是事实啊!我整个人都马景涛了,我自认自己笔直笔直堪比电线杆,难道Z对我真的有超越友谊的情感?我撇下不知神游到哪里去了的S,和还算清醒的几个队友打了个招呼,说有急事就走了。

回去的路上,小风吹着我又清醒了点,努力回想平时和Z相处的点滴,感觉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除了有的时候Z会偷亲脸,拍拍屁股,也没什么特别的了,并且这些举动也不止对我做,Z对全队的人都是这样的,不过对我这样干的次数多了点而已,但这也不能说S是那种想和我一直在一起的那种喜欢我吧?

迷迷糊糊地回到宿舍,和我合租的室友这周回老家参加姐姐婚礼了,导致我都没有办法找个人倾诉。一回房间就看到架子上一堆我和Z的拍立得合照,我俩出去看展览送的小礼物,书展上扫荡回来的书,还有Z送的手办,瞬间觉得不管Z是直是弯,这个朋友不能丢。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如何判断Z的直弯,以及如果Z是弯的,如何能够在我拒绝了Z的情况下让Z不那么难过呢?



B 边伯贤

Z 张艺兴

S 金俊勉

W 吴世勋

C 金钟大


暂时就这么几个人。本来想了个排球paro,写了一部分之后发现根本写不出《排球少年》那种超爽的热血感,就放弃了(哭唧唧脸),还试写了论坛体paro,发现写回复真的好累啊_(:зゝ∠)_于是就改成了排球paro的树洞体啦,不懂排球也可以看懂的2333

坑品很差,入坑真的要慎重。

最近偏爱大麦,所以倩倩大哥可能会出场比较多(也有可能是假的,不要随便相信我的假话hhhh

还有比较重要的一点,可能写着写着会比较偏向勋勋和小队的友谊描写……如果真的出现了超越友谊的描写肯定会在前面重点标注的!应该是不会影响主线剧情的_(:зゝ∠)_



以下是没啥用不用看不看也可以看懂文的排球tips:

兴兴和白白都是二传手,二传手指接对方来球后专门担任第二次传球组织进攻的队员。是场上组织进攻、实施战术的组织者。要求除有娴熟的二传技术外,还善于随机应变,团结队友,发挥全体队员的特点以及组织本队的进攻力量。应意志坚强、头脑冷静、视野宽广和具有很强的战术意识以及资彻作战意图的决心(以上是百科)二传手被称为是球队的灵魂,感觉兴兴和白白很适合这种有全局观的位置。


评论 ( 3 )
热度 ( 21 )

© 鹿鸣之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