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之什

疯狂打脸 戏精本人

开兴 秘密特工

金钟仁是个特工,代号为KAI,没错,就像荧屏上的James Bond那样酷炫的特工,毕竟世界上真的会有些人做一些中二到极致的梦,妄图毁灭个世界啥的,这种时候就需要我们帅气的金特工出马,不过,每当金钟仁一枪崩掉对方头目,结束掉某个奇奇怪怪的阴谋之后,我们因为整天出生入死而肤色略黝黑的超级特工总会隐匿在黑暗里,看着天上其实没有几颗的星星默默地叹气:


“D.O.啊,你说,为什么我没有一个KAI女郎呢?”

 

刚开始的几次,尽职尽责的都暻秀还会好声好气地回答说组织里没有女性特工,可是当金钟仁抽风犯病渴求KAI女郎的症状越来越严重的时候,他也懒得理抽风的搭档,啪啪的敲打几下键盘,把接下来的后续计划通过眼镜传给金钟仁,自己切了联络,起身煮咖啡享受没有碎碎念的短暂时光。

 

这次也是一样,金钟仁在都暻秀的协助下混进了一个在太平洋小岛上举办的酒会,成功阻止了核弹的交易,一路畅通的跑上了准备好的小快艇上,自认为已经安全的金特工朝着海风,捋了捋乱成一坨的头发,摆出了一个忧郁的姿势问都暻秀:

 

“D.O.啊,你说,我这回任务完成的帅不帅?”

 

“帅帅帅,宇宙你最帅。”

 

都暻秀已经进化到听到金钟仁这种话就控制不住的翻白眼的程度了,死命控制住想要断连接的手,内心的烦躁快突破天际,你说说人家其他组,俩人相处的要多和谐有多和谐,然而再看看自己,有的时候都希望大反派的枪法能准点,让金钟仁挂个彩,休息几天,自己也能消停几天。

 

正在凹忧伤造型的金钟仁自动过滤都暻秀的不耐烦,摆出了一个45°的造型,又问:

 

“那你说说,为什么我没有一个KAI女郎呢?”

 

耳机里传来联络中断的嘟嘟两声,金钟仁耸耸肩,思考着是不是把安全词设成‘为什么我没有一个KAI女郎’太过于恶趣味了,每次自己的搭档都这样,实在是太伤害超级特工KAI的尊严了。

 

正在神游的金钟仁突然眼前一亮,一个急刹,抬起头来,便发现了强光的来源,黑暗的海面上一艘中型游轮停在金钟仁前进的方向上,四周突突突的声音也说明了自己被几艘快艇围在中间的事实,金钟仁内心有些懊恼怎么这么快就说了安全词,动作上却不含糊的迅速举起手来,羞涩微笑,表达了自己其实人畜无害的中心思想。

 

不过快艇上的人看起来并没有接收到,戴着墨镜的黑衣大汉动作一点都不含糊的粗暴的将西装革履的金钟仁推上了快艇,金钟仁一边翻白眼内心吐槽大半夜的戴什么鬼墨镜,一边双手抱头做羞涩状计算逃脱的可能性,这种情况估计一时半会是联系不上都暻秀了,没有了总部的后方支援想独自逃脱还是要费些力气。

 

默默记下对方的人数以及武器配备,一路被推推搡搡的上了游轮,七扭八扭左拐右拐的进了大厅,金钟仁瞬间张大了眼睛,眼前十分恶俗的金色沙发上坐着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的戴金链子大叔,嘴里叼着雪茄流里流气地把玩着手上的沙鹰,金钟仁才不是对这种基本每隔几天就要见到的NPC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站在NPC旁边,一袭黑色长裙,面带疏离微笑的长腿亚裔美女,啊,那不就是自己心里想象的KAI女郎吗!

 

金钟仁看见心中的KAI女郎人选,微笑重了几分,美女抽了抽嘴角,嫌弃的转头看向金链子大叔,问道:

 

“这个人怎么解决?”

 

哦哟不错哦,金钟仁内心给美女竖了个大拇指,用的是西语,字正腔圆发音准确,真不愧是我认定的KAI女郎。

 

长裙美女踩着小高跟蹬蹬蹬的走向金链子大叔,伴随着金钟仁内心的狂吼轻靠在大叔的肩头,嗓音婉转:

 

“既然要杀了他,那,不如让我玩玩?”

 

金钟仁看着美女的白皙修长的手指搭在大叔的手上,心里碎碎念着等下挣脱了就先把他的手剁了,嗯,美女握枪手法挺对的嘛,诶等下,这拉栓的动作很熟练啊,这真的是新手吗,金钟仁后错一小步,准备在美女开枪的一瞬间就准备突围。

 

美女站起身来,冲着金钟仁走了一步,笑了笑,两个酒窝一深一浅,好看的很,做好准备的金特工对她也笑了笑,手上慢慢发力,准备下一秒就突围,却发现美女突然转了身,冲着金链子大叔就是一枪,正中红心,金钟仁虽然内心弹幕刷刷刷的过,动作却不含糊的一个扫腿干掉了旁边制住自己的小喽喽。

 

美女这边也撂倒了几个敌手,见清了场之后一把将倒在沙发上的大叔尸体扯到地上,豪迈的蹲下去扯开大叔的衣服,撩开裙子从大腿边抽出小刀,金钟仁目瞪口呆的看着美女一刀划开大叔的肚子,伸手掏出装在塑料袋内的u盘,将u盘系在绳子上安放在自己的胸部内。金钟仁做特工快有六个年头,工作经验丰富如他也没见过作风豪放成这个样子的女特工,只见刷新了自己三观的美女特工一摇一摇的走到他身边,戴上了小黑手套掩盖手上的血迹,挽住他的手臂,对他说道:

 

“那么,我们走吧。”

 

金钟仁带着美女特工按照自己的记忆走向放小快艇的位置,露出了被都暻秀敷衍的评价为‘是女人都会沦陷’的坏坏笑容,美女也回以微笑,两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对璧人,然而两人的对话才没有看起来的那般甜蜜。

 

“我的记忆中CIA最不喜欢招的就是亚裔了。”金钟仁笑的仿佛眼前的人是一生挚爱,紧紧的握着对方的手,却感觉这手大的有些不像是个女人。

 

“CIA才没空来这边回收他们搞出来的烂摊子,KAI,你的资料背的真烂。”美女脸上微笑不减,狠狠一握金钟仁的手,看着对方有些扭曲的脸,笑的更开心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谁?你到底是哪儿的?MI6?还是FBI?”

 

“北京朝阳群众。”

 

“啊?”

 

“自己想去吧,你会开快艇吧,我要累死了。”美女随意的说了个地名,倒是和金钟仁要去的安全屋在同一个城市,弯腰脱了小高跟鞋大步跨上快艇。

 

金钟仁思考着北京朝阳群众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怎么一直不知道这么个神秘的组织,看来应该去问问阿秀,手上动作利落的开起了小快艇,奔向大海深处。

 

开了一小会,还在思考的金钟仁突然听到后方一个清亮的男声问道:“你累不累?我休息好了可以开了。”身体立刻进入了战斗模式,什么时候居然上来了一个男人!一回头却发现还是那个作风豪迈的美女特工,不过一张口却是正正经经的男人嗓音,金钟仁惊讶的指着他你你你的说不出个所以然,美女见他这样呆愣,笑的眼睛都没了,静谧的海面上飘扬着快艇的突突突的声音和美女哈哈哈的男人嗓音。

 

“这是我的变声器。”美女一边笑一边拎着从脖子上摘下来的宝石项链,手脚麻利的摘了假发脱了礼服,撕开假胸部穿好里面的沙滩花裤衩和小黑背心,金钟仁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个‘她’作风如此豪迈,因为这就是个男的!

 

金钟仁又摆出来45°的忧伤造型,KAI女郎是个男的,这简直比没有KAI女郎还让人感到忧伤。忧伤地走到一边,忧伤地坐在旁边,忧伤地开始思考为什么自己总碰不见KAI女郎,遇见了如此合适的KAI女郎性别却不合适,真是太忧伤了。忧伤了一路的金钟仁直到港口还是一副无语问苍天的模样,黑发的小帅哥将快艇停好,拍了拍金钟仁发愣的脸,噗嗤一笑:

 

“没想到我的女装对你打击这么大啊,到地方了别发愣了KAI,我叫LAY,记着点,再见啦。”

 

金钟仁的脸上一阵温热,小帅哥的酒窝仿佛磁石一样的吸引人,KAI女郎让男人做好像也可以,金钟仁有些痴傻的笑了笑,他说他叫LAY是吧,回去就让阿秀查,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人。

 

总有一天,超级特工KAI会有一个KAI女郎的,当然,是男是女可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我们超级特工开心就好。

 

 

 

金钟仁风尘仆仆地刚进入总部还没来得及跟阿秀说找LAY就被boss拉了过去,boss说KAI啊你的下一个任务需要协同合作,金钟仁刚想说我这么厉害要什么同伴,boss说这个人刚卧底回来,你俩好好相处,别总打打闹闹的,快进去吧,任务内容我都交给阿秀了,到时候好好配合啊,刚说完就把金钟仁推进会议室。

 

金钟仁内心不停吐槽boss,一抬头却觉得坐在对面的背影有点熟悉,走过去了便发现诶呀这不是我的KAI女郎吗?这边LAY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认定是KAI女郎了,见是金钟仁,站起身来,又露出了让金钟仁心跳不已的酒窝微笑,伸出手,说道:

 

“KAI啊,不,金钟仁,好久不见呀,我的代号是LAY,本名张艺兴。之后就要一起出任务了,请多指教。”

 

金钟仁沉默半响,用力握住对方白皙的手指,嗯,男装女装都好看,不愧是我的KAI女郎,露出了猎人般的犀利眼光。

 

“请多指教。”

 

一辈子,都请多指教啊,艺兴。

 

 

 

 

 

 

 

 

 

安全词:特工向联络员表示已经安全了,可以切断连接的意思。

 

刚看完碟中谍5而开的脑洞,阿汤叔真是虽然老了也是很好看,秘密特工也是想看的片子,不过一直没有资源也是悲伤,一个单纯的脑洞,希望看了喜欢,虽然可能人物性格有些跑偏_(:зゝ∠)_写了这么多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啦_(:зゝ∠)_球轻拍,没有捉虫,因为作者有点没脸看自己写的东西_(:зゝ∠)_,捉到虫的奖励么么哒。


第一次用撸否……不太会用,希望喜欢吧= =

评论
热度 ( 33 )
  1. 青末绿~贪嗔笑痴狂家的鹿鸣之什 转载了此文字

© 鹿鸣之什 | Powered by LOFTER